亚搏体育客户端-互联网医院的思与变

  过去一段时间,互联网医院经历了快速成长的繁荣与阵痛,如今正步入规范化发展的轨道。

  近日,由健康报社主办、诺和诺德公益支持的“诺言”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系列领导者研讨云会议,聚焦“互联网+”诊疗服务模式,邀请卫生健康行政管理部门官员、医院管理者共聚云端,畅谈“智慧之翼”如何助力公立医院“双线作战”。

  探索与实践

  今年2月26日,“上海徐汇云医院”领取了属于自己的“身份证”,并拥有了正式的名字——上海市徐汇区中心医院贯众互联网医院。

  这是上海市首家获得互联网医院牌照的公立医院。截至目前,该院累计服务逾240万人次,辐射全国20个省市、超800家机构,100余家医院整体复制“云医院上海模式”。

  实际上,自2002年开始,上海市徐汇区中心医院就已试水互联网诊疗。

  回顾十余年的探索与实践,该院院长、“上海徐汇云医院”创始人朱福认为,“以实体医院为支撑和保障,运用互联网及人工智能技术,向移动终端迈进”是建设互联网医院的可行路径。

  “上海徐汇云医院”实行线上线下同质化管理运营,制定互联网医院工作制度,设立专职管理中心,23个业务科室轮值上线。现具有医患视频诊疗、远程医疗、实时远程会诊、全程云随访等9大功能,成立医疗服务中心、慢病中心、健康中心、远程会诊中心等8大中心。

  “正着力于AI应用赋能医院管理、辅助科教、药物挖掘、预测预警等领域。”朱福说。

  “在业务模式上,从面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、药店,过渡到面向患者。”朱福表示,依托当前的政策环境结合市场发展趋势来思考不同的合作模式,并配置以相应的运营体系与组织架构,是互联网医院运行的基础。

  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同样将互联网诊疗看作发展的重中之重。

  疫情期间,获批湖南首批互联网医院后,该院火速上线“互联网+发热咨询门诊”,25个专科团队免费提供在线咨询服务,缓解了疫情下发热门诊的超负荷运转状况。

  该院院长张国刚介绍:“医院物理空间非常有限,是唯一实际开放床位数少于批复床位数的医院,借助互联网诊疗改变传统就医模式后,就医空间扩容10倍。”

  张国刚说,医院在互联网建设中将以患者为中心,逐步建成互联网医院数据中心、互联网医院监管平台及互联网医院应用平台,持续提升服务水平、医疗质量和管理水平。

  困惑与思考

  虽然,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互联网医院向数字化、远程化和智能化发展的进程加快,但朱福坦言,实现智慧医院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“现有互联网医院总体诊疗量低于预期,普遍呈现‘外热内凉’状态,医院缺乏内在动力,存在不同程度的医护不足。”

  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副处长胡瑞荣看来,只有遵循3条主线,互联网医院发展才能不走弯路。

  第一,以“电子病历”建设为抓手,加强面向医务人员的智慧临床建设,进一步夯实医院信息化建设基础,实现医院内部系统集成和全院数据共享。第二,以“智慧服务”建设为抓手,加强面向患者的智慧服务建设,进一步提升患者就医感受,在诊前、诊中、诊后提供全程服务。第三,以“智慧管理”建设为抓手,加强面向医院管理的智慧管理建设,进一步提升医院精细化管理水平。

  针对智慧医院的信息化建设,胡瑞荣建议,首先要有“平战结合”的理念。信息化建设虽服务于当前,但需具有可扩展性。正如为应对此次疫情迅速建立的绥芬河方舱医院,其信息化管理由当地信息化水平最高的绥芬河市人民医院承担,这就要求该院信息化系统具备一定的扩展能力。反之,若仅依靠手写病历,会极大加剧院内感染风险。

  其次,单个医疗机构的信息化建设要向网格内医联体成员的互联互通转变。每个医联体配备的医疗资源相对均衡,一旦牵头的三级医院信息化建设足以把网织起来,实现区域内信息的互联互通,就能把患者留住。

  最后,要借助信息化建设,完善居民全生命周期健康档案,使电子病历、门诊记录、住院记录、检验记录等形成相互关联的体系,让居民健康档案真正成为“活档”。

  瓶颈与杠杆

  互联网医院、智慧医院寻求发展,必须要突破医保支付瓶颈。今年7月,国家发改委等13部门联合印发《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》,提出要将符合条件的“互联网+”医疗服务费用纳入医保支付范围,规范推广慢性病互联网复诊、远程医疗、互联网健康咨询等模式。

  对此,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医疗保障研究室主任顾雪非指出,现有两种解决思路。

  一是按项目付费。但其痛点在于,项目内涵、支付单元、支付标准设置的合理性。顾雪非举例:“假设线上问诊支付标准等同于线下,而质量标准又难以达到线下水平,那么支付标准是否合理?某些地区线上支付标准相比线下打了折扣,那么医生线上诊疗的积极性可否保证?”再有,第三方平台模式下的利益分配机制如何确定。“医保支付是代表参保人向医疗服务方付费,而不会向第三方平台付费,那么各方利益如何平衡?”

  另一种思路是,在整合型医疗服务模式下发展互联网医疗。“随着医联体的普遍建立,医保采取总额预付,合理的结余是允许继续分配的。在此机制下,医联体可自行决定提供哪些服务项目,按项目付费的痛点得以规避,然而其绩效评价和支付机制却难以构建。”

  如何将瓶颈化为杠杆,进一步撬动互联网诊疗服务,值得深思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dzwxf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