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搏体育APP手机投注-生态修复红利来

白岭生态面貌终于有了深刻变化:昔日沙山秃岭和崩岗已不见踪影。清新的空气,悦目的绿浪,让人仿佛置身于林海深处,心旷神怡。

据修水县林业监测中心最新森林资源清查权威统计,2019年,白岭镇有林业用地面积7.05万亩,比1980年增加1.16万亩,出现了林进沙退的可喜局面。有林地面积占比84.3%,比1980年提高13.3%;活立木总蓄积量达25.55万立方米,比1980年增长13倍。

生态修复的成功,大大改善了白岭的人居环境,有力促进了农业生产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。一个生态良好、生产发展、生活富裕的新白岭正在黄龙山下的三省(江西、湖北、湖南)交界处勃然显现。

艰辛:一副穷山恶水貌

白岭镇位于修河发源地——黄龙山东麓,面积81平方公里,人口3.7万。曾经漫山被覆白沙,四周环耸高岭,人们称白岭为“白沙岭”。

上个世纪80年代初,全镇94%的山地出现水土流失,其中60%为中等以上强度。

“重大水旱等灾害发生周期由9年缩短为2.5年。”修水县相关负责人介绍,频发的水旱等灾害,导致农田减耕,粮食减产,收入减少,燃料、油料、饲料、木料、肥料等五料减供,严重影响农民的生产、生活。

生态失衡使白岭变穷。外地人形容白岭是“穷山恶水”。白岭人则感叹“我们这地方,苦在沙上,难在水上,穷在山上,缺在肥上,愁在柴上”。

奋斗:一曲改天换地歌

然而,白岭人民并不认命,为了改变贫穷面貌,多少年来,他们一直不懈努力奋斗着。他们深深懂得,白岭穷,根在山上森林植被太少、太差。因此,首先要大力开展治山造林,在生态修复上狠下功夫。

在白岭这样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开展治山造林,恢复植被,绝非一件易事,需要付出更多的艰苦努力。

耸立于白岭镇南端的金峰山,海拔720米,是鄱阳湖与洞庭湖两大水系的分水岭之一。由于山高坡陡石头多,造林难度大,多少年来人们一直望而却步。

1965年,原联红大队(现清水桥村)8名社员在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张云清的带领下,满怀豪情地上山办起了林场。当年,他们在一处山窝里栽活了7棵杉树。第二年隆冬,又刨冰扒雪,栽下了300亩杉树,获得了成功。几十年来,他们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50余平方公里。

从2003年开始,白岭依据国家政策要求,对25度以上非基本农田陡坡耕地等实施退耕还林,做到应退尽退,确保森林植被在数量和质量上实现恢复性增长。而今,全镇实施退耕还林3519亩,收到了“山尽其绿,地尽其利”的效果。

以金峰山林场为例,2019年,修水县森林资源清查,林场所辖的7700亩山林全部郁闭(反映林分的密度),森林覆盖率达99.21%,活立木总蓄积量5.44万立方米,亩均蓄积量7.06立方米。实现了建场60多年来无森林火灾,昔日“茅草半人高,年年遭火烧”的茫茫荒原,变成了“树木参天,华盖蔽日”的莽莽林海,被人们誉为“江南的塞罕坝”。

收获:一条生态致富路

在用国家公益林生态补偿资金聘用的45名生态护林员岗位中,白岭镇优先安排40名贫困人员上岗就业,较好实现了项目建设与生态扶贫无缝对接,放大了国家补偿资金的使用效应,收到了良好的社会、生态效益。

与此同时,白岭利用丰富的林间空地、低产低效疏林地、山塘水面等自然资源,积极开展油茶、蚕桑、中药材、白莲等特色种养业,夯实贫困户脱贫和农村经济发展基础。截至目前,全镇共建有各类产业基地26个,做到了产业发展村无空白,各具特色。“林—药”“稻—鱼”等经营模式已广泛推广并初见成效。桃树村探索推行“桑—禽—鱼”立体复合种养模式,采用桑叶养蚕、桑园养鸡、蚕粪养鱼、鸡粪肥桑的办法,拉长产业链,提升价值链,助力乡村振兴。

温泉村退伍军人胡南成,在黄龙山山腰八斗岭垦种茶园200亩,并联合村民成立九品香茶叶生产专业合作社,扩种茶园近千亩,将一片茶叶打造成了一个产业,带富了一方百姓。有的村民一个采茶季即可创收上万元,九品香茶叶品牌也在市场运营中声名远播,越叫越响。(何钧超 记者 余红举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dzwxf.com